茂名招聘網

70、80、90后就業關鍵詞: 從鐵飯碗、少跳槽到裸辭

  進入7月份,全國727萬高校畢業走向社會,但大學生就業話題的熱度卻并未因此冷卻下來。近日公布的《2014中國大學生城市形象及擇業傾向調查報告》顯示,薪酬待遇是大學生擇業最先考慮的因素,其次是個人發展空間和工作地點。

  記者調查發現,新一代大學生與70后、80后的就業心態已經發生了明顯變化。受時代影響,70后多以穩定、鐵飯碗為追求目標。80后看重職業發展,一般不會輕易跳槽。不少90后在擇業時偏重于興趣愛好、薪酬待遇,如果不符合要求,會選擇裸辭。

  后就業關鍵詞

  看不到未來果斷裸辭 徐靜 2013年大學畢業

  在經歷一次跳槽后,徐靜終于滿意自己的工作了。

  去年從一家藝術院校畢業后,徐靜留在了南京工作。她所學的專業是網絡傳播,去年畢業時感到很迷茫。盡管沒有詳細的職業規劃,徐靜還是根據自己的專業,網投了很多跟互聯網行業有關的職位。很快,徐靜就收到了一家培訓公司網絡采編職位的錄用通知,工作內容是負責內容更新、專題制作等,做起來得心應手。

  可惜好景不長,公司內部調崗,徐靜被分配到了一個不太感興趣的崗位。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后,由于看不到未來的發展方向,她動了跳槽的心思。
  
  工作滿一年后,徐靜提交了辭職報告。“當時網投了簡歷,但沒有面試通知,也算是裸辭。”徐靜說,不過很快就接到很多面試電話。經過多次面試,她選擇了目前的公司做產品專員,主要負責產品策劃和后期運營。“可能從薪水和福利待遇上不如上一份工作,但是從個人職業規劃和能力發展來看,第二份工作更適合我。” 徐靜說,她已經定下了自己的職業目標,希望做到產品經理。

  從裸辭到再次入職,徐靜只用了不到半個月的時間。在她看來,工作還是相對好找,招聘網站上有很多的職位可供選擇,不少崗位專門針對應屆畢業生。徐靜告訴記者,幾個好朋友都跳槽了,原因都是圍繞著收入、發展前途、同事關系等。大家工作年限都不長,但是都還是很快地找到了新工作。求職期間,徐靜沒有去過人才市場的社會招聘會,因為網上求職的話,可以詳細了解對方是什么樣的公司、評價如何,而且還省時省力。如果參加社會招聘會的話,里面的企業魚龍混雜,公司和職位并不盡如人意。

  不感興趣不如裸辭 小李 90后畢業生

  參加企業校園招聘會時,90后畢業生小李感覺很迷茫,就想和徐靜一樣,90后畢業生小李也曾費盡了心思去找一份滿意的工作,但是感到興趣不合最終也選擇了裸辭。

  剛開始參加企業校園招聘會時,小李感覺很迷茫,就想著企業各方面只要好一點,即使專業不對口也沒關系。為了提高命中率,他投簡歷的原則是海投,然后收到面試通知后去試一下,積累面試經驗。因此,如果不是心儀的企業,盡管收到了offer,小李也沒去。

  在畢業的前夕,他最終簽了浙江臺州一家制藥企業,工作是和專業相關的制藥。然而,進入公司7個月之后,小李選擇了裸辭。在他看來,每個月工資到手 3000元,待遇并不高。“我很看重歡快的那種工作氛圍,這家公司是國企,比較沉悶。”小李說,自己也不想做技術,再加上晉升空間小,他找足了辭職的理由。

  辭職之后,小李報名參加了一家銀行的招聘考試,可惜沒有通過筆試。再三考慮之后,他決定去上海闖一闖,嘗試著去找一份銷售的工作。到上海之后,一兩個禮拜之內就找到了一份與專業相關的銷售工作。

  而一段時間的銷售工作做下來,小李感覺還不錯。所以,在取得業績之前,他還沒有跳槽的打算。

  后就業關鍵詞

  從頭再來的成本太高 何先生 1982年生

  生于1982年的何先生是河北人,已經在南京一家流通公司工作了9年。“來南京是為了和女朋友團聚,當時她在江蘇我在河北,就選了南京來團聚。”何先生說,剛來南京時,通過網上求職到了現在的公司。記得當時工作機會還是挺多的,不過待遇都很一般,自己選擇的這家還不錯。

  多年工作下來,他已經當上了部門主管,但是工資也就四五千元。想到跳槽的話,何先生覺得自己年紀也不小了,從頭再來的成本太高。

  “已婚未育”成跳槽阻力 小劉 1983年生

  出生于1983年的南京姑娘小劉,大學時讀的是國際貿易,畢業之后在老師的推薦下進入一家外貿公司工作。“我主要負責從澳大利亞進口羊毛到國內再加工,剛開始工作時,是由師傅帶著做。”小劉說,經過幾年學習,從業務助理變成了業務員。有了經驗之后,小劉有了跳槽的想法,也嘗試著投了幾份簡歷。幾次面試下來,小劉的學歷、能力都沒有問題,但是已婚未育的身份讓她不得不放棄跳槽的想法。

  28歲小劉做了媽媽,二胎政策開放后,小劉和丈夫計劃再要一個孩子,于是跳槽計劃又擱淺了,因為到了新單位就要重新融合到一個集體,重新熟悉業務。而她在現在的公司已算是業務骨干,最終,小劉還是決定安心在現單位工作。

  后就業關鍵詞

  后悔當初的選擇 劉鳳(化名) 1992年大學畢業

  “當時是雙向選擇,既可以服從學校分配,也允許學生自己去找工作。”劉鳳說。“雖然按照學校分配,可以去唐山的大企業工作。”劉鳳還是回老家的縣城做了一名公務員,端上了公家的“鐵飯碗”。剛開始工作時,劉鳳每個月的工資是200多元,盡管企業的待遇好一點,但他并沒有想去企業的打算。就這樣,他在機關一待就是20多年。

  不過,劉鳳現在有點后悔當初的選擇了。這么多年下來,他的行政級別已經是副主任科員,在縣直機關內并不低,但上升的空間很窄了,但扣完稅后的工資只有2700多元,當初去企業的同學工資普遍高于他。每天都和各種材料打交道,工作的乏味早已讓他內心波瀾不驚。“留在大城市的同學發展路徑比我更寬一點,有的后來還去讀了研究生。”劉鳳有時也感慨,如果再有一次選擇的機會,不愿再做公務員,寧愿去大城市里闖一闖。
(茂名人才網 www.ipubkh.live)

广东36选7走势图奖结果